飞龙在天大人造也
首頁資訊新聞正文

一線獨家丨周美毅否認逼婚騙生:是自然懷孕,鄭剛老來得子很高興

騰訊新聞一線 2019-06-08 18:25:35 0閱
騰訊《一線》報道 作者:胡夢瑩
6月6日周美毅生日當天,她在奪子事件后首次發文,在長文中喊話丈夫鄭剛,表示現在只要他能夠對孩子好點,沒有媽媽的孩子再多金錢也是草。沒多久后,鄭剛便連發四條微博炮轟,也讓這場沉默了兩個月的“奪子大戰”掀起新一輪戰火,事件進一步升級。 鄭剛在微博中稱,曾遭到周美毅的欺騙,并否認說過周美毅在微博上發的承諾。當日晚間,他還在微博中曬出一組照片,其中包括排卵試紙以及周美毅家人抱著孩子的照片還有周美毅的護照,表示這些是在2018年發現的,并質疑雙胞胎兒子是周美毅通過服用藥物強行懷上。
兩天后,騰訊《一線》采訪到周美毅,對于被指“用藥物強行懷孕、逼婚”等說法,她在電話中有些失控,多次哽咽失聲,“我為孩子承受了這么多,好不容易把孩子生下來,你卻這么說我……真的是太欺負人了。”
周美毅否認了這些指控,并對鄭剛的說法一一反擊,她更向我們展示多張曹莉莉與鄭剛在2018年的微信截圖,并指這件事是二人的共謀。采訪最后,她表示自己會收起眼淚,為了孩子和家人勇敢應對接下去的挑戰,“作為母親我是充滿斗志的,我會戰斗到底。”
靠藥物強行懷孕?
是自然懷孕,所謂的黃體酮事件是鄭剛曹莉莉共謀
《一線》:鄭剛在微博中稱,2018年發現你是通過藥物強行懷孕,還發現了你的護照,事實是怎樣的?
周美毅:絕對不是這樣,我們是自然的,我是意外懷孕,2016年8月懷孕,直到9月底才發現。2016年9月24日我去北京寶島醫院掛了急診,因為妊娠、孕吐不止,他把我送到了寶島醫院。從我當時的微博可以看到,我在8月、9月也就是懷孕這段時間,都是在劇組拍戲的。
《一線》:他說發現了細細的針筒和撒了一地的黃體酮。
周美毅:這些東西是怎么來的,我給你一下微信的截圖,我覺得這個截圖足以證明這件事是曹莉莉一手策劃的,我真沒想到鄭剛會同意用這種方法來污蔑我,編造一個這么天大的謊言來污蔑我。
download 曹莉莉稱呼鄭剛為老公
download 曹莉莉和鄭剛有事業上的交集
download 曹莉莉被指誹謗周美毅并挑唆鄭剛搶孩子
download 曹莉莉辱罵周美毅
他說他是2018年發現了這件事,我也完全可以通過微信截圖告訴你,2018年9月30日我在哪里,我和孩子、鄭剛還有我的父親,在北京的家里,她(指曹莉莉)用手機發了這樣的照片。“細細的針筒和撒了一地的黃體酮”,這是一段非常形象生動的形容,我還刻意去網上查了一下,黃體酮是什么東西?是懷孕的時候用來保胎的,他說“撒了一地”,我很好奇,你在哪兒看到撒了一地,你又是怎么判斷出的?不過這些都不重要了,這張截圖足以證明他們的謊言是怎么回事。
download 黃體酮試紙的出處以及鄭剛當時的反應
《一線》:按照他的說法,你在懷孕之后強行逼婚,威脅不給名分就從醫院9樓跳下去,所以他才被迫結婚。
周美毅:我當時為什么進醫院,因為我妊娠巨吐,身體電解質紊亂,這是有醫院就診記錄的。如果有需要,我可以去醫院調我的病例。我想,只有經歷過這種痛苦的媽媽才會知道,妊娠巨吐是一種什么狀態。我連水都喝不進去,尿都尿不出來,我需要用點滴來維持生命的時候,躺在病床上。我還有力氣去跳樓?
你說我跳樓威脅你,不娶我就一尸三命,那么假設我現在跳樓,你能把孩子還給我嗎?醫院里有那么多醫生和護士在旁邊照顧我,我說我真的堅持不下去了,吐到我不想活了。醫生說,你這兩個孩子多珍貴啊,你要堅持住。我堅持了四個月,我吐到懷孕第四個月,孩子孕期三個月左右我建檔了,那時是11月,我穿著冬天的衣服上體重秤才87斤,我吐到瘦了十幾斤。你說我用跳樓威脅你,你的良心何在?我為了孩子承受了那么多,簡直是大命換小命,我好不容易把兩個孩子生下來,你卻這么說我……真的是太欺負人了。
鄭剛被威脅不給名分就跳樓才結婚?
他老來得子非常開心,還承諾會一輩子對我們好
《一線》:2016年當他得知你懷孕,是什么反應?
周美毅:發現懷孕的時候我還在劇組,我是打電話和他說的。我說,有個事情我要和你說一下,我好像懷孕了。他的第一反應是,我沒有想到我還能老來得子。是非常開心的。
《一線》:從知道你懷孕到向你求婚,當中是怎樣的過程?
周美毅:我一開始是不太確定的,很長時間沒有去醫院做檢查確認這件事。我當時在拍《幸福有配方》,我記得特別清楚。拍戲的時候,突然有一天我狀態特別不好,我覺得很難受,但又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收工以后,包括我戲里的婆婆都看出我面色蒼白,然后回到房間,她買了一杯鮮榨的果汁送過來,說“你一定要照顧好自己”。
急診入院以后,因為要做檢查,我說我懷孕了。急診科的醫生來給我做檢查,發現懷的是雙胞胎,其實在當時那種情況,我對孩子的去留是沒有非常確認的。但是當知道懷的是雙胞胎,每個人都會猶豫。當時鄭剛就很明確表示,希望我把孩子生下來。我不避諱地說,我確實是未婚先孕,那我說,如果要生下來,正常人都是要結婚的。
《一線》:他什么反應?
周美毅:他就同意了,他說,“沒有問題,我一定會對你們母子三人很好的,一定會對你們負責任。”但我當時其實很顧忌,我不知道怎么和我的父母說。我的家庭非常傳統,我媽媽知道這件事之后,也是喜憂參半。高興的是我懷了孩子,還是雙胞胎,不高興的就是我們還沒有結婚。我爸爸覺得,必須等到結婚之后,這件事才能公開,才能和家里人說,就讓我們盡快把這件事辦了。
《一線》:2016年9月就知道懷孕,為什么到年底才領證?
周美毅:因為我和鄭剛的戶口都在外地,不在北京。而且當時的醫生、我朋友都可以作證,我起不來,連家門都出不去,24小時可能分分鐘都在吐。每天晚上睡覺,都是昏睡過去的。那時候正在播《錦繡未央》,我戲里的朋友來看我,說讓我一起追劇,但每天晚上到7點半播出的時候,我看不了電視劇,已經差不多昏過去了。我每天早晨吐得很難過,吐到沒東西吐了,還會吐血。堅持不下來,我都會哭,這個過程真的太痛苦了。后來問一聲,因為食道被嘔吐物刮地受損了,然后吐的時候還會尿失禁。
鄭剛當時也是很心疼的,會說“你放心吧,你為我受了這么多苦,這輩子我都會對你好的。”每天靠他這么一句話,我才能堅持下去。這個過程我堅持了4個月,直到當年12月,我就不是一整天在吐了。我可以吃一點東西了,每天早上和晚上會吐,但這時候我可以出行了。我們才飛到廈門去,把結婚證領了。
婚前走投無路沒收入?家庭變故母親彌留?
“當時正處于女演員黃金期,家庭完美和諧”
《一線》:他還說,和你認識短短幾個月被你下套,你當時走投無路,沒有收入、沒有固定工作、家庭變故母親彌留,他變成了你的提款機和接盤俠。
周美毅:結婚之前,我有很多戲在播,《錦繡未央》《孤芳不自賞》《刺青海娘》《千金歸來》……那么多導演找我,我當時處于一個女演員的黃金上升期,我在這個時候,放棄一切嫁給你。我怎么就沒有收入,沒有工作了?我是榮信達簽約十年的演員。從我微博可以看出,我有做自己的服裝品牌,我有很多戲在拍。
他說我家庭變故,我的家庭非常完美和諧。2016年6月6日,我生日那天我發了一張和爸爸媽媽的合影,從照片中可以看出,我媽媽那時候是非常健康的。生完孩子以后我也發過全家福,我媽媽雖然生病了,但也不至于到彌留之際。什么叫走投無路?你如果說變了我的提款機,那你曬一下給了我多少錢。我媽媽生病,你給過我錢,給我媽媽付過一分錢醫療費嗎?沒有。
至于接盤俠,我身邊的朋友,我的粉絲都知道我在嫁給你之前,單身兩年多。哪里來的“接盤俠”,你接誰的盤?
《一線》:你在昨天的微博中,否認“不照顧孩子,沒有來找孩子”,稱他們藏匿技術比較高,247天都沒有找到他們。
周美毅:我沒有找到,我不知道他們在哪里。我找了很多地方,我知道的地方我都去找了。我去過他在廈門的家,他在上海的房子也已經賣掉了。除了他在上海的總公司我沒有去。因為婦聯的老師覺得這沒有必要,他也不是長期呆在公司里坐班,去了也是繼續躲著我。而且怎么說,他畢竟是孩子的父親,我如果去了,對他影響也不好,我還是有這層顧慮。但如果他覺得需要,公司會是我最后一個我知道卻還沒有去的地方。
我作為公眾人物,一言一行要給大家帶來正面引導。我只能通過合理合法的法律手段,他在微博上說,所有的公檢法都知道孩子的下落。但檢察院和我說的很清楚,他們審問過他,他就是不說孩子在哪里,“我們也沒有辦法,我們不能對他用刑。”婦聯的老師也找不到他,所以他怎么能說公檢法都知道孩子在哪里?可以探視到孩子?我覺得這個鍋公檢法不背。
《一線》:你現在的狀態怎么樣?
周美毅:精神狀態非常好,我是充滿斗志的。到今天,我依然在找孩子的路上,只要得到一點線索我都會找。我通過我的朋友、各種信息渠道去找,不是每天走去大街小巷。比如今天有人告訴我,在北京昌平發現了兩個孩子很像我的,我就會趕到昌平去看。
至于工作也一直在進行的狀態,沒有停下來。我現在沒有拍戲,但在做和拍戲有關的工作。我不可能每天漫無目的去大街小巷找,這是不可能也是不理智的。我必須保持一個比以前還要好的精神狀態,才能一邊照顧我的父親、我的家人,有工作才能養活我自己。這才是現實的事情。
標簽:
共0條

    專題報道

    • 暫無專題報道

    今日推薦

    飞龙在天大人造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