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龙在天大人造也

第111章 壯烈

慕蕓心作為血染天下首席治療,操作不可謂不精準,不可謂不細膩,無殤倒下的瞬間,一道璀璨的紫色光芒便從天而降落在了他的身上。
醉墨重生,靈語者的復活技能,能將復活戰損的隊友,冷卻時間240秒。
無殤從地上站起來立刻加入了戰局,剛剛的防御漏洞讓團隊陣型一陣混亂,為了填補空缺,大家的防御圈小了一半,每個人都被削去了不少氣血。
無殤一把將月華拽道身后填補了他的位置:“你一個靈語舞者不適合正面對敵,還是在后面打打傷害吧!”
月華雖然不忿,卻也無可奈何。靈語舞者雖然也有戰斗模式,但終究只是一個布甲遠程職業,血不夠多,防御不夠厚,沒有霸體狀態,不適合在團隊前方作戰。
歡喜將長劍上的劍氣撒出,凌厲的劍氣不斷切割著幽靈戰士的氣血,他指揮著小團隊不斷在怪物大軍之中左沖右突,每每都能找到敵人防御薄弱的環節,殺對方一個措手不及。這也是十一人小團隊能夠活到現在的原因。
隨著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小團隊的補給終于更不上消耗速度了。首先空藍的是慕蕓心。
作為一個強大的靈語舞者,慕蕓心控藍做得非常出色,但團隊中十一個人都需要自己治療,雖然在站哦度過程之中,她沒有出現過一次治療過量的操作,但如今也已經徹底加空了藍條。
慕蕓心放下了手中的香傘在團隊中說道:“歡喜哥,我沒藍了。”
歡喜哈哈一笑:“能堅持這么久已經很不容易了,辛苦你了,蕓心。”
慕蕓心:“恩,那我去了。”
歡喜一愣:“去什么?”
慕蕓心沒有回答,而是默默的抽香傘中抽出了傘中劍。
靈語者有兩個姿態,治療姿態和劍姿態。非戰斗狀態下,這兩個姿態可以自由切換,但一旦進入戰斗,治療姿態就只能當方面切換劍姿態,這種切換并不可逆。
“蕓心,不要沖動!”歡喜見到細長的傘中劍像是意識到什么,連忙大聲喊道。
慕蕓心沒有理會,她輕輕俯下身子,傘中劍上流轉著華麗的個光彩。干涸的藍條緩緩恢復,已經足夠一個技能了。
“喝!”一聲嬌喝從慕蕓心口中呼出,她的身體如同離弦的箭矢一般沖了出去,一記琴心三疊突進了幽靈戰士人群。
一疊突刺,二疊橫砍,三疊上撩,三疊過去,一只半血的幽靈戰士被砍翻在地。
身邊的幽靈戰士被慕蕓心吸引了仇恨,紛紛放棄正在攻擊的對手圍了上來。
無數把劍狠狠的劈在慕蕓心身上,她單薄的身體哪里經受的住如此強悍的攻擊。氣血條瞬間在巨劍的攻擊下滑落。
但慕蕓心的臉上卻沒有露出一絲恐懼。
一股氣浪從她的腳下噴薄而出,一聲巨響,伴隨著強烈的震動將圍在她身邊的幽靈戰士盡數擊飛。國色天香,靈語者的被動技能,在自身氣血低于五分之一的時候自動觸發,將周圍的一切目標擊飛,并且獲得三秒的無敵時間。慕蕓心趁著著三秒無敵的時間從背包里掏出最后一瓶藍藥水仰頭灌下。
玉手一揚,絕命傘出手將面前的幽靈戰士擊退。
傘舞旋出手,將擊飛的怪物拉在一起,三段傘舞壓低了他們不少血量。傘舞旋威力剛剛散盡,她開啟了技能二段,身體出現在傘舞旋攻擊的盡頭。
芳華一瞬,在幽靈戰士還未從傘舞中反映過來時打跪地面。
香意痕劍光閃耀,將幽靈戰士再次壓制。在劍光的壓制下,幽靈戰士的移動速度,慢了許多。
幽靈戰士頂著劍氣好不容易走到慕蕓心身邊,卻見對方已經高高躍起。
“天香意訣!”一聲怒喝,凌厲的劍氣若開天辟地一般狠狠劈出,強橫的劍壓將慕蕓心面前數十米范圍內的幽靈戰士盡數劈飛。剛剛經受了她一套技能的那幾個幽靈戰士更是在天空之中便華為了白光。
城墻之上的所有人都驚呆了。
慕蕓心治療手法人盡皆知,聯盟最強的稱號無人能夠感動。但卻沒人知道,切換劍姿態的她也能凌厲到如此地步。時機的把控,技能的釋放節奏,藍量的精準控制已經近乎完美。一個以治療為主的靈語舞者卻能完美利用自己技能的特性,在人山人海的幽靈戰士團隊中打出一條二十米長的通道,這稱之為神跡毫不為過。
做完這一切,慕蕓心放下了傘中劍回眸一笑:“我只能做到這些了。”
下一刻,幽靈戰士的巨劍將她吞沒。
“草!給老子沖!殺光這群雜種!”歡喜徹底憤怒了,他手持雙劍,一記道生沖鋒到慕蕓心打出通道的盡頭。在這里,數十只幽靈戰士還圍在慕蕓心尸體的旁邊。
離淵的氣罩將他們吞沒,歸玄劍氣出手,凌厲的劍氣不斷切割者怪物的身體。
慕蕓心陣亡徹底刺激了小團隊所有人的神經,他們的憤怒已經壓抑不住,赤紅著眼睛沖了上來。
渲染夏天,渲染冰封,青衫隱三人在歡喜的離淵失效之時默契的補上離淵,完美的技能銜接讓離淵包圍中的幽靈戰士無法動彈。凌厲的劍氣沒有停止哪怕一刻,四條漆黑如墨的影子在眾人身邊來不斷盤旋,將圍上來的幽靈戰士擊退回去。
戲子和偶爾善良來到隊伍兩邊,長槍蓄力,狂龍震出。龍氣閃耀,將無數怪物擊飛。對于技能的把控做得淋漓盡致,擊飛的怪物無一例外都被丟進離淵的籠罩之中。
神龍小俠和無殤已經落位,離淵氣罩消失的瞬間,他們同時開啟怒掃乾坤。酒葫蘆在他們手中瘋狂的旋轉,恰到好處的覆蓋了所有從離淵中掙脫出來的怪物。
“交給你了情郎!”青衫隱大吼一聲。
情郎沒有說話,而是用行動證明一切。
蒼龍出水來道怪物正中心,無痕開啟防止所有攻擊造成的打斷。
“我意凌云!飛燕逐月!”在一聲怒喝之中,情郎的身體化為了無數劍芒在周圍所有幽靈戰士身上切割。暗紅色的血液不斷從幽靈戰士身上噴涌而出,本就已經干枯的身體被劍光切割的支離破碎。
劍光暗淡,被攻擊的近百只怪物盡數滅亡。
歡喜松了一口氣:“報仇了!兄弟們,我先走一步,你們加油。”話音一落,一柄巨劍刺入他的或被透胸而出。歡喜的氣血終于支撐不住,在這一劍下徹底化為了白光。
“師傅!”青衫隱瞪圓雙目,凄厲的喊了一聲。
渲染夏天一把拉住青衫隱的肩膀:“冷靜點兒,快突圍!歡喜哥陣亡,現在由你指揮!”
青衫隱死死的咬著牙,抬腳在地上一跺:“走!月華風墻擋住身后,偶爾善良,戲子背水一戰開路。”
偶爾善良和戲子同時開啟背水一戰,揮動著手中的長槍向前方殺去。
面對人山人海的怪物,團隊如同陷入泥沼一般舉步維艱,但卻沒有一個人放棄,不恩能夠讓兄弟白白犧牲,哪怕是死,也要戰到最后一刻。
周圍的怪物實在太多太多,雖然幾人竭盡全力廝殺,卻也無能為力。
渲染夏天和渲染冰封力竭倒下,戲子和偶爾善良無敵無我的護盾也被打空兩人用狂龍震最后震退一群幽靈戰士,終于也抵擋不住倒在亂劍之中。
情郎的飛燕逐月的劍光被幽靈騎士身上的暗紅色光芒吞沒,神龍小俠在噴光最后一口酒后,也被怪物團團圍住,力竭而亡。
終于,十一人小隊只剩下了三人,他們背靠著背與敵人對峙。
青衫隱看了看周圍密集的幽靈戰士,苦笑一聲道:“這種情況沒法突圍了,殺吧,殺一個夠本,殺兩個賺一個!”
無殤:“好呀,反正都要死了,出去以后約蕓心去連麥看電影如何?”
青衫隱:“這主意靠譜!”
無殤嘿嘿一笑,雙拳在胸前一撞:“過會兒我們三個一起沖出去,朝著三個方向殺,看誰死之前殺的多!”
青衫隱:“好!殺的最少的人發紅包請客吃零食!”
月華:“喂喂,你們就不問問我的意見么?”
青衫隱選擇性的無視了月華的反駁:“無殤,死之前有什么想說的么?”
無殤想了想,突然哈哈大笑起來:“我真的還想再活五百年!”話音一落,已經沖了出去。
青衫隱也大笑起來,朝著另一個方向飛奔而出。
月華無奈的搖了搖頭,覺得和這兩個家伙一起沖殺有損形象,于是直接沖向怪物群,朝著城墻的反方向殺去。
青衫隱和無殤都是殘血,在幽靈戰士人群之中沖殺一陣便空掉了氣血,化為白光離開了守衛界面。反倒是月華,他一只處于隊伍正中心,在隊友的保護下猥瑣輸出,因此血量保存的十分健康。
雖然被幽靈戰士打得鬼叫連連,卻奇跡般的活到了最后。
城墻上。
看著兄弟們一個個戰死,承諾心中有說不出的憤怒,但他是統戰指揮,只能強壓下怒氣,指揮著守城戰斗。
“那家伙……往哪兒跑呢?”老蔡一邊操縱傀儡殺著城下的幽靈戰士一邊問道。
承諾放眼望去,月華正在怪物群中狼狽的翻滾,卻奇跡般的穿過了重重阻撓,從怪物群中殺了出去,沖向了森林方向。
“他怎么還沒死?”承諾有些驚訝的看著連滾帶爬跑進森林的月華,在他屁股后面還跟著無數幽靈戰士。原本從森林中鉆出來的怪物也被他吸引了一部分,從新跟在他身后鉆了回去。
“尼瑪,狗命真長!”老蔡吐槽道。
后退站在一邊也是一臉黑線:“是呀,真是好狗命。”
顧時心掩嘴輕笑:“你們這些高手不會明白月華的天賦,大多數情況下,他都是被人追著錘的對象,因此在逃命功夫上,我敢說幫派里無人能出其右。”
眾人聽了顧時心的話,突然想到了平時幫派成員切磋的時候,月華抱頭鼠竄和對手在擂臺上迂回半個小時的場面,紛紛認同的點點頭。
月華除了打字速度外,也只有逃命的工夫能上的了臺面了。
承諾:“讓他自己玩兒吧,拖他的福,好幾百個幽靈戰士被他拉回了森林,我們的壓力也小了不少,在他陣亡之前,我們盡量多殺一些怪物吧!”
“殺!”周圍的戰士們紛紛響應,輸出加快了不少。
飞龙在天大人造也 2384092744448374636152078986633036306022927832435896140587119035130588747088895874615267617721204752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